>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审判研究

债权转让后原协议管辖对受让人是否有效?

发布时间:2015-04-02 13:38:25


    债权转让后的管辖纠纷是司法实践中争议比较多的问题,原债权人与债务人约定的协议管辖是否适用于受让人往往关系到各方的诉讼成本。徐州三工机械厂与浙江东运公司签订了购销合同一份,双方约定了管辖法院为A法院。此后徐州三工机械厂履行了合同义务,浙江东运公司为此出具了欠款确认书,但迟迟未能履行给付货款的义务。后徐州三工机械厂将上述债权依法转让给徐州大德公司,徐州大德公司将浙江东运公司诉至A法院,双方对管辖权产生争议。 

    一、管辖权的判断依据 

    要辨明管辖权必须分清双方争议的法律关系是基于哪个合同,争议双方的实质权利义务关系是判断管辖权的基础。一般作为原告起诉的争议是债务人拒绝履行付款的合同义务,仍然是基于原债权人与债务人的初始合同,合同的权利义务内容并未变化,原合同的一方已经履行了合同义务并取得债务人的书面确认,债权转让后,只是权利主体从徐州三工机械厂变更为徐州大德公司,受让人徐州大德公司承受合同权利后,徐州三工机械厂完全退出了原合同。该购销合同的双方变更为债权人徐州大德公司和债务人浙江东运公司。 

    二、债权的转让是否导致协议管辖的诉讼权利一并转让 

    1、 诉讼权利转让的法律依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一条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受让人取得与债权有关的从权利,但该从权利专属于债权人自身的除外。“从权利”是否只包括实体权利不包括程序上权利,以及何种从权利是专属于债权人自身的,并没有法律规定。本案中徐州大德公司与徐州三工机械厂已经在债权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诉讼权利随债权一同转让,当然应当包括履行诉讼管辖约定的权利,笔者认为即便转让协议中不指明诉讼权利的转让,也应当视为原属于徐州三工机械厂的诉讼权利随着徐州大德公司对徐州三工机械厂合同主体地位的取代而转移给了徐州大德公司。 

    2、 依据司法解释推导立法意图 

是否债权转让后原诉讼管辖约定对受让人仍有效呢?目前未见法律有明确规定,但现有的司法解释却可以寻找出些许参照和推导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债权债务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的,仲裁协议对受让人有效,但当事人另有约定、在受让债权债务时受让人明确反对或者不知有单独仲裁协议的除外。”该规定明确了在一般情况下,债权转让时,主合同仲裁条款的约定也适用于受让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管理、处置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形成的资产的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规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向债务人提起诉讼的,应当由被告人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原债权银行与债务人有协议管辖约定的,如不违反法律规定,该约定继续有效。” 

    由此可见,法律的本义是维护原债权债务人双方的协议管辖意愿的,这也是确保债务人诉讼权利不在未知情形下受损的必然要求。 

    三、承认原协议管辖的效力不会导致债务人合法权益的损害 

    从上述司法解释来看,原债权债务双方的协议管辖效力是及于债权转让后的债权人及债务人的。协议管辖本身体现的是当事人双方平等合意,是尊重债权债务双方对争议解决方式的选择的体现,目的是节省双方成本和司法资源,有利于最高效率的解决争议。债权的转让对于债务人本身并没有损害,只是履行义务的对象发生变化,因此承认原协议管辖的效力是尊重原合同意志的体现,没有理由因债权转让就否认原协议管辖的效力。 

    四、实践中规避原协议管辖的问题 

    实践中常见的规避原协议管辖的做法是,将债权出让人(原债权人)与债务人作为连带被告,在债务人未同意的情况下,适用债权转让协议中的管辖约定起诉,那么有可能通过改变诉讼管辖而损害债务人的合法权益。这种做法其实是混淆了两个案件的本质。适用债权转让协议的管辖约定只能是针对债权出让人和受让人之间的转让争议本身,而受让人与债务人之间仍然是原合同造成的权利义务关系,不能混为一谈。而本案显然不存在这种情形。只有按照原合同的协议约定来确定管辖才是符合债权转让中各方的利益保护要求和法律精神的。 

综上所述,A法院对于本案是有管辖权的,其立案受理符合法律要求和当事人意愿,有利于维护权利人合法权益。

第1页  共1页

返回顶部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